来自 国际 2019-04-21 15:11 的文章

巴黎圣母院火灾响警钟文物古迹保护各国在行动

4月15日傍晚,巴黎圣母院突发火灾,塔尖在一场突发大火中轰然倒塌。16日,法国消防部门宣布,巴黎圣母院大火已经全部扑灭,主体建筑结构得到保存,目前进入调查和损失评估阶段。虽然消防员设法抢救了一些珍贵的文物,但仍有许多文物被毁。

熊熊火焰 人类文明的灾难

巴黎圣母院久负盛名,是法国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古迹和世界遗产之一,大火发生后,法国民众站在塞纳河边亲眼目睹巴黎圣母院焚身大火之中却无能为力,只能无助地哭泣。英国《独立报》援引法国内政部消息,巴黎圣母院的“教堂墙体得以保全,至少30%的艺术品都得到了抢救性保护,但是木质屋顶近70%的艺术品已经永远消失。”

法国消防人员表示,现在还没有迹象表明是纵火事件,起火原因可能与目前修复翻新工作中的脚手架有关。法国《世界报》分析火源可能在建筑脚手架周围,然后迅速占领了整个屋顶,包括建筑尖顶。如今之计在于必须找到确切的起火原因,才能防患于未然,同时集中力量筹集资金,发起捐款做好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和修缮工作。

在对巴黎圣母院的文物修复过程中,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认为,目前的修复面临三大难题。首先是精准数据的搜集。由于此前官方没有对巴黎圣母院的建筑结构进行详细的数据统计,这使得完全复制原型的难度增大。此外,安全问题也在拖延施工进程。现在大教堂正处在严密的监管之下,因为它仍有坍塌的可能性,这将极大地加大修缮工程的难度,修复过程中工作人员的安全问题必须加以重视。最后,现代建筑技术和审美标准与800年前已经大不相同,现代建筑工艺的使用将可能给修复过程带来大量的不确定因素,最终使得建筑师无法完全恢复遗址原貌。

同样于大火中湮灭的文物之殇还有2008年2月10日韩国首尔崇礼门纵火事件,已屹立了610年的标志性建筑崇礼门在新年期间被人付之一炬。以及发生在2018年9月,震惊世界的巴西里约热内卢国家博物馆火灾。英国《艺术新闻》写道:一台过热的空调机组成为摧毁这座建筑的地狱起点。巴西联邦警察发布的报告称,去年9月,里约热内卢国家博物馆因空调机组过热而被毁。1811年,这个由联邦政府资助的博物馆曾是葡萄牙国王若昂六世的住所。据报道,起火时,博物馆的烟雾探测器控制系统没有启动,没有洒水器或软管等设施,安全摄像头效率低下,甚至没有防火门来控制火焰。

涅槃重生 巴黎圣母院在技术层面可原样重建

面对巴黎圣母院这一伟大文物之殇,法国总堂马克龙表示,巴黎圣母院的大火是一场可怕的悲剧,法国定将修复这座地标性的建筑,希望在五年内重建巴黎圣母院。这也许是法国命运的一部分。但是专家表示,重建工作可能会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在 2016 年的博鳌论坛上法国国家古迹中心数字化部门负责人大卫·高兰介绍到,法国目前已经完成对重大历史名胜建筑的数字化工作。早在数年前巴黎圣母院的数字化 3D 重塑工作就已经在进行,从目前的技术水平来看,在数字化的基础上,以 AI 人工智能为技术手段完全可以实现巴黎圣母院的精准修复,甚至可以实现再造式还原。另外,建筑工艺和材料方面也完全不是问题,在技术层面法国完全有能力实现巴黎圣母院的修复。

马克龙认为,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告诉世人,所有的故事远没有结束,未来虽然仍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挑战,但要坚信世界还有机会能够一睹这座伟大建筑的风采。

刻不容缓 文物古迹保护各国在行动

不论如何,原来的巴黎圣母院和巴西国家博物馆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在叹息的同时,人类更应该反省自己的行动,从而避免悲剧的再度发生。

2007年希腊的山林大火一度逼近作为世界著名文化遗址的雅典卫城,希腊文化部数年前建立的消防系统成功让雅典卫城免于猛烈大火的袭击。

日本在1949年奈良法隆寺火灾后将1月26日定为“文化遗产防火日”,并在1950年,日本通过了《文化遗产保护法》,从法律层面规定保护文化遗产。日本文化厅提供的资料显示,日本重要的文化遗产建筑中,90%以上装有火情探测装置,70%以上配有自动灭火设备。

1984年因电线短路,中国西藏的布达拉宫内强巴佛殿着火。当时的消防设施非常短缺,以至主要靠人工背水灭火,在数千军民的艰难扑救下,3个小时后大火才被扑灭。火灾发生11天后,西藏自治区政府成立了专门保护布达拉宫的消防班。消防班会同布达拉宫管理处,建立健全了消防安全保卫制度,并及时添置了消防设备。如今布达拉宫22个开放的宫殿里都安装了感温、感烟报警器等完备的防火预警系统。在严格的香火管控下,布达拉宫、大昭寺、罗布林卡内看不到手持明火的朝拜者,各个殿堂的酥油灯、香炉、焚香台的数量也被严格控制,摆放井然有序。千盏酥油供灯,也都早已迁至安全地带。技术人员每年对避雷装置进行检查和测试,以杜绝雷击起火的危险。